交城在线,交城新闻网,交城信息网,交城信息港,交城门户网站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交城地图 >

地图上已搬迁的村落仍在黄河大堤内

时间:2018-01-23 03:53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www.263.com
**二庄村外,价值近百万元的“紧急撤退通道”厚度仅一指节。 本报记者王帝摄 假如说拿着地图可以找到目的地的话,山东省济阳县**二庄村的村民们一定会哈哈大笑,因为他们的村子外人拿着地图根本找不到。 “今年我们**二庄又被地图‘迁’到黄河大坝外面去了

    **二庄村外,价值近百万元的“紧急撤退通道”厚度仅一指节。

    本报记者 王帝摄

假如说拿着地图可以找到目的地的话,山东省济阳县**二庄村的村民们一定会哈哈大笑,因为他们的村子外人拿着地图根本找不到。

“今年我们**二庄又被地图‘迁’到黄河大坝外面去了。”**二庄村村民程传广拿着2009年出版的山东省地图笑着说。他当然有笑的理由,因为他所站的位置便是地图上**儿庄村的位置,而这里除了玉米之外别无他物。

“这便是地图上**二庄的地方,这便是**二庄本应该在的地方,这便是**二庄村民几十年一直想迁到却没有迁到的地方。”程传广收敛了笑容。

**二庄不在这里,那在哪里?

“在黄河里面。”程传广指着不远处的黄河,“确切地说,是在黄河大堤内侧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是一群住在黄河里面的人”

**二庄村位于黄河西侧,黄河大堤与黄河之间宽约1000米的滩地上。假如把黄河大堤内的范围都算作黄河的话,**二庄的确在黄河“里面”。地理位置的特殊,导致**二庄无论是村庄本身还是村外的耕地,都无**得到黄河大堤的保护,所以这里的居民长久以来过着“有水就淹,没水就种”的生活。

7月14日,中国青年报记者在村民程传广的带领下来到了**二庄村,这个“河内村”果然有些与众不同。

村子不大,占地30多亩,人口200有余,但房子却很有特点,家家户户的房子都建在三四米高的土台上,“乡亲们怕睡觉的时候被黄河淹了,就都把房子垫得高些”,程传广解释道。但记者发现,垫高的房屋比黄河大堤的高度还低十几米,“至少算是心理安慰吧。”程传广像是在自言自语。

可是,这种“心理安慰”是有代价的,****许多房屋上大大小小的“补丁”,便是最好的例证。“咱们这里是黄河滩地,脚底下的土全是黄土高原下来的沙土,房子建在沙土台上能结实吗?”**二庄村村民委员会主任程传柱说,“前几天下了场大雨,就有几家的房子又出裂缝了。”

“那黄河漫滩了怎么办?”记者追问道。

周围的几名村民都不约而同地摇了摇头,“只能听天由命了”。

“本来庄里地就少,而且全是沙土,老百姓种地一年能有四五百元就不错了,结果很大一部分还得**在修房上。”程传广补充道。

地少,收入低,为什么不多种一些地?**二庄村周围跟森林似的,为什么不利用起来呢?看着村庄周围茂盛的树木,记者不禁产生了疑问。

“别以为我们的绿化意识好,其实这是无奈之举。”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村民告诉记者,**二庄的树林实际上是村民们的“土保险”。每过些年,总会有黄河漫滩的时候,大水过后,房子倒的倒,残的残,村民们又没多少钱去买建筑材料,所以就多种些树,用来修补房屋。

说起种树,76岁的程曰明不由得激动起来,“这几十年里我榆树种完了种杨树,杨树种完了种柳树,从新中国成立到现在,黄河不知道漫了多少次滩,数1958年、1976年、1996年那3次最严重,房子都被冲跑了。所幸的是,我还有树,就又拿这些树重新盖起了房子。”在村东刚刚被雨水开了个“天窗”的破房子里,老程对记者说。

现在老程的树林又成熟了,但这位七旬老人已没有力气重建自己的家。

穿过一片断瓦残垣,记者来到了村东头,400米外的黄河清晰可见。程传广告诉记者,要是真来了大水,村民们很难跑掉。“村西距离黄河大堤还有300多米呢,人和水赛跑,你说谁快?”原**二庄村村委会主任程玉德对此深有感触地说,“**二庄生存条件太差,几乎所有年轻人都外出打工了,****以中老年人居多。就算是提前发现了黄河要漫过来,老胳膊老腿也跑不动。”

“我们梦想了一辈子,希望能搬到黄河大堤外,不必天天担心黄河水会随时冲进家门,不必夜夜睡觉不踏实,不必年年种树去修房。老百姓要求的不多,只是基本的生存权而已。”程传广感叹道。

    一副地图带来的疑惑

1998年,**二庄人终于盼到了搬迁的政策。

“1996年黄河洪水过后,上面就下达了指示,要求把黄河滩地上的村子都搬到安全区域去。当时我们庄的群众那叫个激动啊,可是10多年过去了,**二庄还在原地不动。”程玉德说。

那次失败带给**二庄的不仅是失望,还有疑惑。

程传广便是产生疑惑的村民之一,“为什么周围好多村子都搬了,就我们没搬?”程传广思索着:难道是因为村子太小,没人来关心我们的死活?不对,邻村东辛庄有1000多口人,也没有搬成。

尽管有种种疑问,但程传广没有去深究,直到2002年的一天,在济南打工的程传广无意中看到,地图上的**二庄已经在黄河大坝外了。“不光是**二庄,附近几个没有搬迁的滩地村都‘跑’到大坝外面去了。当时我立刻打电话给家里,结果发现这几个村庄根本没有动。”随后程传广找到了济南市的相关部门,对方回答:资料是由济阳县提供的。程传广又找到了主管部门济阳县民政局,但始终没有得到一个明确的答复。

“我们**二庄村民呼吁了十几年,结果没搬成。我信访了好几年,结果没有用。先礼不成,只好后兵了。我当时就想,地图上的‘弄虚作假’是不是政府在设**掩盖什么?假如真能调查出什么,也许就可以‘要挟’县政府把**二庄搬到安全的地方去。”为了能让乡亲们早日摆脱黄河的威胁,疑心大动的程传广开始了调查的旅程。

按照济阳县政府给的说**,当时**二庄与东辛庄没有搬成的原因是:“部分群众思想保守,恋土思旧,不愿搬迁。”又加之“部分滩地村庄在黄河大堤外没有土地”,与其他村庄“协调未果”,导致“无地可搬”。

外人乍一看,觉得合情合理,但作为局内人的程传广却不这么认为。首先,“部分群众不愿搬迁”便是个大笑话,“住在滩地上,我们****的是生命威胁,怎么可能不愿搬迁呢?”程传广笑道,“而且县里面是怎么知道‘部分群众’的情况的呢?县政府办公室的张主任告诉我,是通过群众大会了解到的。可是我就是群众啊,我怎么没听说当年开什么大会呢?”

为验证此言,记者走访了部分**二庄群众,他们的****都与程传广的说**一致:想搬,而且没听说当时开过会。

“与外村协调未果却是真事,可是你看他们是怎么‘协商’的。”程传广讲,“直接拿我们村的滩地换人家的好地,这换谁谁也不干啊。”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